首页 > 游戏频道 > 专题 > 游戏伦理与文化分会 > 专题新闻 > 正文

John Lee:游戏成瘾对中国和全球青少年的威胁

核心提示: 首先我要感谢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的郝主任和邵主任,还有曹先生和爱德华先生。那么,我今天要讨论的这个问题也是全球性互联网产业的一个问题,我这个问题和向先生所讨论的问题是一致的。那么我所讨论的这个问题,它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同样也是一个韩国的问题。和刚才


和信超媒体控股有限公司首席战略官暨国际部总裁John Lee

    首先我要感谢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的郝主任和邵主任,还有曹先生和爱德华先生。那么,我今天要讨论的这个问题也是全球性互联网产业的一个问题,我这个问题和向先生所讨论的问题是一致的。那么我所讨论的这个问题,它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同样也是一个韩国的问题。和刚才的Tim先生所谈到的是一样的。那么刚才Tim先生谈到的更多的是关于韩国的问题,我谈到的不仅是韩国,还有一个全球性的问题。那么在亚洲,中国还有越南这样的国家,都有在线游戏的问题。Tim先生所谈到的是,在韩国40%的人他们认为自己不会拒绝使用网络游戏,因为他们对这个游戏已经上瘾了。我现在就要说一下我的观点。

    有以下四个重要的点,首先是社会因素,还有家庭因素,还有游戏的因素和心理因素。那么,对于像社会环境,即使咱们的父母拒绝孩子们使用网络,但是也是不太可能的。那么,在家庭因素当中,比方说有这样的单亲家庭,一旦单亲家庭解体了之后,没有人照顾孩子,政府也是这样的。对于心理因素,政府是无法控制的,比方说对自己本身的这样一孤独感,或者是焦虑感,或者是对事物的失望得是政府无法控制的。如果前三种政府无法用这一些行政的措施处理的话,那么只能是最后的一点。最后这一点是,这个游戏本身的因素,这也是最后的一个办法,政府采取措施来处理,这也是Tim先生所提到的,政府推出了这么一些政策。

    诚恳地说,我认为韩国推出的这个政策是正确的,但是有一些是政府无法管制的,比如说像单亲家庭这样的。那么在产品的使用上面会有一些限制,就像其他的产品有一些限制一样。这个也是我演讲的一个目的,像在韩国和美国都有这样的行业政策,我希望中国也会积极地采取这样的行业政策。这个政策不仅对这个,除了像单亲家庭、父母之外,同样对网络公司也有一些限制。在现实生活当中,这样的游戏已经产生了许多的问题,那么,现在全世界当中,像父母沉溺网络,孩子在家哭泣,这样是比较普遍的,这个也是为什么网络游戏的沉溺增长了2倍。当孩子们对于上网成瘾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对父母撒谎说他们去了图书馆,其实他们是去玩游戏。当父母给这些孩子一些钱,让他买吃的东西的时候,这些上瘾的孩子就会把这些钱花在上网上。这个与在美国一样,父母把钱给孩子们,让他们买一些吃的东西或者是买书,实际上孩子把钱用在吸烟上了。当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人没有工作,或者他们更多的时间是呆在家里或者是失业的,他们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来上网。

    上网的人,往往不会承认自己对网络沉迷的,那么在这个游戏当中,他们会变得暴力,不仅仅在游戏当中使用这样的暴力,也许在现实当中也会变得残暴。那么,这个同样会影响人的正常生活,比如说他每天得在玩游戏的话,他时时刻刻在想着这个游戏。远离网络沉迷和药物和毒品上瘾是一样的,我们应该远离这个。现在越南已经采取了大量的措施来解决网络上瘾的问题,Tim先生刚才提到了,在韩国有一个宵禁的法规,在越南早在一年前就实行了。越南的法规更加强大,它的法规是晚上11点到早上6点。在晚上,他们的ID号可能就被封掉了。当有一些推荐的时候,政府会采取一些监管措施,否则这些公司不会采取这样的措施。

    即使有这样的一些规章制度,仍然我们会看到有一些人会跳跃网络,比如说跳到新加坡国家的网站当中去使用。我们可以看到对于游戏上瘾的人他们会找任何的一个方式去上网。在韩国,有很多这样的网络上瘾的问题,在政府看来,游戏网络上瘾是一个疾病,政府已经采取了措施,政府已经把它列为一项像疾病一样,可能会送到医院当中,进行一些救助。有一些公司他们也会志愿者帮助这些上瘾的人走出阴影。他们也会对游戏的时间做出一些限制,政府已经投入这样的资金,去建立保护网络上瘾的人,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政府会在这个游戏的厂商盈利方面收取1%的营业税来限制他们,这个跟在美国的吸烟是一样的。在几十年之前,这样的一个吸烟的法令已经推出了,网络同样也会被推出。在美国,对于吸烟这一方面,他们所收的税收已经超过了1%的比例,比这个数字要高得多。

    如果你去跟吸烟的行业所收的税收相比较,其实这个数字并不多,那么,正如刚Tim先生提到的,午夜禁止用电和关网的政策,在2010年4月韩国同样推出了这样一个政策。许多人对网络游戏公司进行投标,很多人认为这样是不对的。这幅图片也是今年,在韩国建立了第一个关于网络上网游戏的组织中心。在这个中心当中也有四类救助,这个和医疗救助是一样的。在韩国这样的一个中心是不够的,它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那么,对于这样的一个诊疗中心,如果它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谁来负责这些费用呢?是公司还是政府的税收?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和行业公司他们进行的讨论,政府认为你去推广游戏,就应该负责这方面的费用。如果我是这个政府的官员,我认为,我收的应该不止是1%应该是更多。韩国不应该去抱怨这1%的税收,以下是几个在中国网络上瘾的一些内容,我会简单介绍一下。

    中国具有广泛的市场,他们在网络游戏推广方面也会逐渐做大,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在中国,中国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它的一个网络上瘾的问题,也会成为一个非常主要的问题。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如果这个数字是10%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在个人和社会问题上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以下是给的一些建议,中国政府应该如何去进行。

    第一,应该有游戏的税收,这个跟韩国相似。在韩国,有一些公司会抱怨,为什么呢?有一些公司,他们产生的游戏是绿色的网络游戏,另外的公司可能会产生会让人上瘾的公司,不会上瘾的公司就会去抱怨,为什么我们要交那么多税呢?在中国,我的一个建议是,对绿色网络游戏,我们税收低一点,容易上瘾的网络游戏,我们的税收高一点,这样就可以避免上瘾的网络游戏。我希望在中国组建非盈利性的组织协会,这样和韩国的协会是类似的。

    那么,这样的一个像GCF的协会,主要是一个中立的协会,会有一些社会的人员作为协调。中国想采取一个措施,有点类似于韩国网络游戏上瘾的措施。那么,像是15岁,或者是更大年龄的,为他们的一个诊疗。那么,会更加注重对网络的内容,它是会上瘾还是不会上瘾的。那么这个也会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不仅是中国存在的问题,也是世界性的问题。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图片上有两类,第一类是绿色的网络,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网络公司产生这样的网络产品。对于另外的一类产品,这个产品是令人上瘾的产品,不适合青少年来使用,他们应该收取更高的税收。另外的一个方式是采取数据。我认为应该也一个像等级分类的系统,就好比电影,电影是分等级的,比如说12岁、18岁看的,为什么网络游戏没有这样的等级呢?

    三个主要的市场是在韩国,在欧美,在美国以及欧洲,有一些这样的产品,他们可能是在18岁以上会使用到的,但是他们仍然进入了中国。我有一个问题是问大家的,如果好莱坞制造了一个电影,这个电影是18岁以上看的,你们会去看吗?那么,如果说在有一些国家,他们说只有18岁以上才可以看这个,为什么这样的一些产品,他们能进入中国?因为这些产品在18岁以上使用的,但是在中国没有,而且这些游戏在中国是孩子们玩的,我希望台下的这些观众们,可以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以下想讨论一下中立的一些部门,有一些治疗的措施,我们希望政府和非盈利部门来沟通。这些部门可能是由这些政府部门所组成的,那么没有独立的部门,他们是组织在一起的,那么,当这些资金被聚集起来的时候,我们可以把这些钱,这些资金,用来培训老师和学生,教他们绿色网络游戏。

    在这个层面上,是非常同意Tim先生的,这个问题是谁来付这个钱呢?是这个政府还是这个公司呢?从全球性的这样一个现象来看,它应该是像好莱坞这样的公司自己来付费用。以下这个图表是我们来看到的,这个图表是一个绿色网络图表。在中国这样的一个范围内去衡量一个游戏,它是一个有害的,还是一个无害的。

    当我们建立了这样的一个等级制度,我们就有这样的系统来评论这个游戏是否是一个绿色的游戏。我们看到这幅图片可以看到其他的国家也同样关注绿色网络游戏。这个是中韩两国对网络游戏的交流,这个交流应该是更深入的,推动这样更深入的交流,我们可以推出更有利的措施,这就是我要讲的。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责任编辑:少校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