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 > 首页轮播图 >>  正文

电竞场上的少年:成为下一个Uzi还是没登台就告别?

发稿时间:2020-03-24 09:51:00 来源: 新京报 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电竞场上的少年:成为下一个Uzi还是没登台就告别?

  3月22日,英雄联盟2020春季赛线上赛,FPX以2:0力克RNG。尽管受疫情影响无法亲临现场,但数以万计的粉丝们仍通过电脑屏幕全程观赛,并不时为比赛过程中激烈的对决、绚烂的操作欢呼叫好。

  “观赛全程都很激动。一方面为比赛的精彩叫好,一方面更渴望自己也有这样风光的时刻。”一位职业俱乐部青训梯队的选手告诉新京报记者。

  台前台后,一个舞台连接起电竞江湖两个不同的世界,一端展示着电竞选手在赛场上光彩夺目的形象,另一端则承载着无数青训选手渴望成为职业选手的梦想。

  每个青训少年都梦想着成为下一个Uzi,都在等待着近百万分之一的机会,落在自己头上。少年们日以继夜地埋头苦练,在训练室待上十三四个小时已成为他们的日常。时间是把悬在头上的剑。在这个新人辈出的行业,年龄的增大意味着机会的流逝,他们不希望自己努力多年的结果是还没登台就不得不告别。

 

  成为独木桥上那个万分之一

  “现在电竞行业的竞争是十分激烈的,如果你没有万里挑一、百万里挑一、千万里挑一的天赋,就不要考虑这件事情。全世界这么多人做电竞,出来的就这么几个。天才有无数个,但冠军只有一个。哪怕你是天才中的天才,都可能拿不到世界冠军。”PDD刘谋在《吐槽大会》节目中这样告诫青少年。

  不要仅凭一腔热血就想做职业选手,但“如今少年们对职业电竞的热爱实在是太疯狂了”。2020年1月,位于上海的比心陪练平台办公室里,平台副总裁杜明江翻阅着统计的青训数据,深深地感慨。

  首先摆在少年们面前的,是如何得到俱乐部的青训合同。

  “从普通玩家到职业选手需要经历线上试训、线下试训、青训签约、晋升到二队选手参加发展联赛,最终成为一队选手参加顶级联赛这一系列过程。”BLG俱乐部相关负责人仇跃表示,“只有拿到青训合同,未来才有接触到职业赛场的机会。”

  杜明江在过去的一年里,亲眼见到了玩家对职业电竞的渴望。2019年3月,比心陪练和iG俱乐部合作在平台上招募青训选手。由比心陪练平台开通报名渠道,接受玩家参赛。经过层层筛选后,再由iG派出英雄联盟青训教练以及队员对选手进行比赛考核,合格的选手则有机会进入iG线下试训阶段。

  这次尝试吸引到数万玩家的关注,有近3000名玩家报名,最终仅有一名选手被俱乐部选中。而在随后联手其他俱乐部所打造的青训筛选活动里,报名数据一次次被刷新,“我们在2019年举办了25次青训招募,总共有10万人报名。单场最多的报名人数超过8000人。”

  电竞行业的爆发,让越来越多的少年渴望进入这一圈子。腾讯电竞于2019年6月发布的《2019年全球电竞运动行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电竞用户将达到3.5亿,同比增长10.6%,同时中国还拥有7500万的核心电竞爱好者。行业媒体此前曾统计称,当下最火爆的《英雄联盟》在全球有上亿玩家,游戏日均玩家数量突破800万人次,渴望成为职业选手的少年也达到数万计。

  但要想成为职业选手并不容易。多家电竞俱乐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要从玩家升级为职业选手的成功率极低。“以英雄联盟为例,每家俱乐部一线队主力5个人,3个替补。如今联赛就17支队伍,总共也就136个名额,而渴望出现在这个席位上的年轻人可能达到十万计。”仇跃说。

  杜明江同样认同这一观念。“单从第一次招募的数据来看,已经是1:3000的比例。如果放到整个电竞行业,概率会更小。”

  据媒体报道称,每年英雄联盟官方青训营都会从5000名报名者中选出100个16岁到20岁的少年,而最终被各家俱乐部选中的不超过20位,淘汰率超过了99%。

  但道路狭窄并未阻碍少年们的追梦。

  “我做梦都想成为职业选手登上舞台!”16岁的小林每天花在游戏上的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他渴望有一天会被一家俱乐部看中。19岁的Zion除了在游戏中随时向俱乐部工作人员自荐外,还关注了10多家电竞俱乐部的官微。只要有招募信息发布,总是第一时间投出简历。

 

  十四个小时:训练训练再训练

  主持人张绍刚在节目上说,电竞行业很大程度上就是吃青春饭,21岁的高振宁已经算是人到中年。

  想要有所成就,必须在短暂的职业生涯里付出百倍的努力。对于这些青训选手来说,每天最重要的功课就是:训练训练再训练。

  2020年1月,凌晨2点,上海RNG俱乐部训练室里。Xiaoxu结束了一天的训练赛,伸了个懒腰,和旁边埋头苦练的队友们打了个招呼,起身准备回楼上的宿舍休息。

  路过训练间外的走廊时,他停住脚步,扭头看着白色墙上的Uzi照片。他是俱乐部的王牌选手,也是Xiaoxu为之奋斗的目标。在Uzi的照片旁,印着“17岁我就进过全球总决赛的决赛了,你呢?”的语句,这让16岁的Xiaoxu内心充满憧憬,也更坚定了自己继续走职业道路的决心。

  和RNG俱乐部的机缘,来自一通电话。

  2019年4月,刚结束一局英雄联盟游戏的Xiaoxu接到一个来自上海的电话。对方自称是RNG的青训教练,通过长时间的观察和交流后,邀请他来俱乐部进行线下试训。“当时以为是谁在恶作剧。等确定对方身份后,根本没考虑就答应了下来。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被认可了。”回忆起当时的场景,Xiaoxu记忆犹新。

  来到俱乐部后,Xiaoxu才发现,身边和自己有着同样天赋的队友如此之多。要在俱乐部立足,需要疯狂的训练来提升自己的水平。

  训练和比赛成了每天最主要的事。中午12点起床简单洗漱和运动后,就开始了当天的训练。训练室的记事本上清楚地标记着每天的安排:下午2点和其他俱乐部青训选手进行训练赛,结束后由教练对赛事进行复盘;晚上7点继续开始第二场训练赛,结束后再开始个人训练。为了能快速提升水平,Xiaoxu通常在训练赛完结后还会自己进行加练,直到深夜1点才去休息。

  前辈的努力也给了少年们前进的压力。一队的队员更清楚电竞的残酷和时间的宝贵,也投入更多的精力在训练当中。

  “职业选手除了跟随教练安排统一训练外,还为了一个细微的操作独自加练到深夜三四点才休息。”一位退役选手曾告诉记者,“十四五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对他们而言就是常态。”

  19岁少年Lele感到压力巨大。在得知前辈们的努力时,他也暗自决定增加训练时长。在俱乐部里,Ming是自己的偶像,在游戏中更和自己打着同一位置。早日达到Ming的水平一直是Lele的目标。“Ming已经得过各种冠军,还这样拼。我们这种刚踏入电竞圈的新人又有什么资格不更努力点?”

  为了早日达到偶像的水准,Lele一边反复看着Ming在比赛中的操作,一边在训练中针对性地提高自己的水平,“我不奢望现在就能达到他的水平。但感觉只要努力,总有追平的一天。”

 

  365天倒计时:恨不得每一秒都掰开用

  从加入BLG俱乐部的第一天起,邓杰文每天晚上1点之前就没出过训练室。

  “还剩下9个月,根本没时间去想其他事情。”18岁的邓杰文刚结束下午第一场比赛,在听完教练对比赛的复盘后,他起身简单地运动了下身体,迅速投入到个人训练当中。

  2019年9月,在得到BLG俱乐部发出的青训邀请时,邓杰文刚通过香港会考成功考入广州一所高校。学业还是电竞,邓杰文走在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传统的父母希望他选择学业,但对职业电竞赛事的渴望让邓杰文更希望圆梦。几经纠结,他最终和父母约定:以一年为期限,在俱乐部成功立足的话就继续,不行的话再回家读书。

  这让邓杰文感到时间的宝贵。更让他感到晋级道路崎岖的是,自己曾经是朋友群中玩游戏“最厉害”的那个,但在职业电竞体系里,他只是初来乍到的新人,需要不懈的努力才可能赢得“一年之约”。

  邓杰文除了睡觉外,其他时间几乎都泡在训练室内,365天的倒计时让他恨不得每一秒都掰开来。“有时候感觉挺累的,以前玩游戏随时可以休息。现在要在俱乐部立足,除了完成规定任务外,还需要不断地加练。”

  和邓杰文有着同样焦虑的,还有来自RNG俱乐部的idt。今年22岁的他通过线上试训联系上RNG工作人员,并通过层层考核后最终获得了俱乐部的青训资格。但idt深知,自己的年龄在俱乐部的同级别队友里算是“大哥”,这让他倍感压力。

  年龄是职业电竞圈核心的话题。纵观以英雄联盟为例的当前电竞赛事里,包括Uzi、TheShy等活跃在赛场中的职业选手年龄大多在20岁上下,青训梯队选手更是以十六七岁为主。

  “我们从2020年开始只招募2003年出生的选手。”BLG俱乐部负责人仇跃说,“十六七岁无论是吸收能力还是临场反应都是最合适的阶段,再大点的话成才率无法得以保证。”

  idt深知自己已到了不能再拖的年龄,尽管自己被选到了RNG的次级队伍,但因为年龄较大导致技术反应无法取得亮眼成绩的话,很可能会面临解约。

  “有时候看到身边的队友(因为年龄)而告别俱乐部和电竞行业的时候,会想到自己也会有那一天。”idt说,“但这本来就是个优胜劣汰的行业,要继续留下来以及打上顶级赛事,就得自己多努力。”

  idt给自己制定了严格的训练计划,每天需要在十三四个小时内完成多场训练赛,以及反复单一的细节操作,“肯定会感到枯燥,但时间不允许被浪费。”idt说,“有时候会迸发出放弃的念头,但很快就打消了。毕竟对电竞的激情控制不住,内心深处还是很热爱。”

 

  淘汰、被交易 还没上场就已告别

  不是所有人的付出和回报都可以成正比,电竞青训世界中也有着残酷的生存法则。

  “即使进了青训营,也会每隔一段时间对选手做出考核,不合适的则会被劝退。”2019年,波比曾在台湾招募过两名选手加入RNG青训梯队,但多次考核后发现并不适合,最终只能无奈将其劝退。“这几年解雇过很多青训选手,当看到这些年轻的少年在你面前哭泣的时候,感觉是在破坏他们的电竞梦想,但这就是竞技体育的残酷性。”

  淘汰、被交易,是每个青训选手难以回避的话题。

  Xiaoxu清楚地记得,此前和自己一起被RNG选中的青训选手一共6人,如今仅剩下自己。

  邓杰文进入BLG俱乐部时的同批选手有5人,而进入训练不久后,其中一人因各种原因被俱乐部淘汰。

  “在接触职业选手后,才知道自己和职业之间的差距,不是努力就能弥补。”在西安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阿飞告诉记者,他曾于2017年在一家俱乐部试训,那个时期他发现身边太多年龄相似技术却远好于自己的队友,“都这么厉害了,还只能在青训里面待着,觉得自己根本没戏。”

  试训了半个月时间后,阿飞收到俱乐部的解雇通知。尽管教练表示愿意帮他尝试联系其他俱乐部,但阿飞谢绝了这一好意。“当时很清楚,自己的水准和实力离职业联赛的差距太大了。”

  2019年10月,曾辗转过多家俱乐部青训梯队的Tim也做出告别电竞,回归传统行业的决定。

  “在第一家是因为游戏位置和太多人重合,被俱乐部交易到另外一家,随后又因为不符合队内打法风格,再次被交易。”回想起这段经历,Tim无比苦涩。

  电竞市场快速爆发,各家俱乐部都希望能获得好名次,这让俱乐部在使用青训选手时会衡量和取舍,同时也会将青训选手进行交易。

  “尽管各家俱乐部都意识到了青训的重要性,但在使用青训选手的考虑中仍持有保守态度。”一位电竞资深从业者向新京报记者坦言,“贸然使用青训选手,可能因为选手的不稳定性而给队伍带来成绩波动,以及俱乐部重塑的时间成本等风险。”

  “俱乐部不会轻易交易教练和顶级选手,这是俱乐部最宝贵的资产。”上述从业者表示,“而青训选手作为‘半成品’,往往是俱乐部交易最频繁的人选。”据其透露,交易价格往往按照青训选手的水准来定。“其中跨度很大,便宜的有几万元、十多万元,如果比较成熟的青训选手则能达到上百万元的价格。”

  在第三家俱乐部再次向Tim提出交易事宜后,他决定退出电竞行业,“多次被交易证明自己实力没达标,加上年龄慢慢增大。还没上过一次舞台,就离开这个行业了。”

 

  残酷、迷茫与跳动的梦想

  “电竞行业已经过了最早的机遇期。”仇跃表示,“行业发展初期多家俱乐部为了提升竞争力,都需要大量选手。而发展到今天,人才的上升渠道会随着职业化变得越来越臃肿和困难,路也变得越来越拥挤。”

  多位青训教练告诉记者,尽管如今渴望成为职业选手的少年越来越多,但被俱乐部选中的几率远小于以往。

  之所以对青训选手如此严苛,除了俱乐部希望找到更合适的苗子外,也能帮助少年们尽早做出有利于未来的选择。

  “有天赋有实力的少年或许还有机会。但即使进入俱乐部后,也只有百万分之一甚至千万分之一的天赋和运气,才有可能端起职业电竞的饭碗。”见惯太多少年怀揣梦想入行,最终不得不黯然离去的仇跃,在挑选青训选手时格外谨慎,“毕竟读书还是社会主流的出路。少年最终是选择读书,还是打职业,应该由他自己来做决定。我们也希望能在试训期间帮助不适合职业电竞的少年认清现实,把游戏当作学业外的业余爱好。”

  每当青训选手入队时,仇跃都会将电竞行业的残酷性告诉他们,“很多人只看到电竞选手光鲜的场景,却没看到背后的艰苦。就连很多顶级联赛的职业选手都只能辉煌那么两三年,更别提不知何时才能出头的青训选手了。”

  “年轻人抱着无限热情涌入电竞行业,在经历过短暂的辉煌后,也面临着退役后的前路迷茫。”电竞圈观察者马静告诉记者。

  青训选手的黄金年龄段大多在16岁上下,即使成为职业选手参加顶级联赛,职业生涯往往也只有五六年时间。这意味着,选手在二十三四岁时就面临退役的处境。相对明星选手退役后继续过着光鲜的生活,不知名的普通选手将面临着更多的现实问题。

  但残酷的竞争、迷茫的未来,似乎并没有阻碍少年们跳动的梦想。事实上,如今越来越多的电竞项目种类让他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方向。

  杜明江已经接到了多家职业俱乐部的合作申请,希望能和比心陪练平台进行深度合作。如今他计划着在2020年举办30多场青训选手的招募,“除了传统的赛事外,可能会倾向于和平精英赛事的青训招募,争取能送更多的选手到职业赛场上去。”

  “英雄联盟的风口或许过去了,但你不知道其他游戏什么时候会起来。”一年前,立志成为职业选手的小雷决定放弃英雄联盟,转而练习和平精英,“现在英雄联盟人满为患,自己的技术不足以当上职业选手。但和平精英赛事才开始,俱乐部数量远多于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对选手的需求也相对更大,说不准我就是这个游戏里面的王。”

  不是所有少年都能最终登上职业电竞的顶级联赛,但对于他们而言,梦想和努力意味着可能。

  凌晨1点,当上海整个城市已经逐渐睡去,RNG、BLG等俱乐部的训练室内,依然灯火通明。啪啪作响的键盘、显示器上的战绩,正在见证着电竞少年们的追梦之旅。

  新京报记者 覃澈

责任编辑:宋静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