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图片|评论|共青团|温暖的BaoBao|青年之声|青春励志|青年电视|中青校园|中青看点|教育|文化|军事|体育|财经|娱乐|第一书记网|地方|游戏|汽车|
首页 > 要闻 >>  正文

预防青少年沉迷网络 家庭是关键因素

发稿时间:2022-06-24 09:32:00 来源: 法治参考 中国青年网

  “天天玩手机不写作业”“网课不好好上,偷偷打游戏”,疫情期间,青少年网络沉迷成为很多家长头疼的话题。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青少年网络沉迷现象一直受到社会广泛关注。近年来,行政、立法、司法从各自职责出发预防和干预未成年人网络沉迷。不过,有专业人士指出,防止青少年网络沉迷,家庭是关键因素。

  正确认识网络沉迷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青少年网络沉迷的话题备受关注。

  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去年联合发布的《2020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以下简称《研究报告》)显示,未成年网民工作日平均每天上网时长在2小时以上的为11.5%,节假日平均上网时长在5小时以上的为12.2%。报告还显示,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已达1.83 亿,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利用网课进行在线教学推动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进一步提升。

  “怎么来定义网络沉迷?” 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培训中心副主任程立耕认为,正确定义网络沉迷,不能仅用使用时长来判断。在他看来,网络是一种工具,是便于学习沟通交流的平台或者方式,“疫情之后,其实我们很多是通过网上跟云上的沟通交流,还推动了我们的沟通效率。”程立耕表示,只有当网络已影响正常的工作学习生活,我们才能把它定义为网络沉迷。

  《研究报告》也显示,互联网在未成年人学习、休闲娱乐、社交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未成年网民中,57.3%认为疫情期间互联网对自己的生活产生的积极影响更多。

  学习、工作、娱乐,随着手机功能增加的,还有家长的疑虑:面对复杂网络,孩子能控制自己吗?

  “这就涉及到了监护人的职责,还有网络平台、游戏公司的社会责任。“程立耕表示。

  平台承担社会责任

  2019年12月,国家网信办公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鼓励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开发适合未成年人使用的模式。2020年10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增设“网络保护”专章,首次在法律中规定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内容。其中第七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针对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务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消费管理等功能”。该条款被认为对有关网络平台建立“青少年模式”提出了强制性要求。

  据了解,目前,青少年模式已经覆盖各家短视频平台、长视频平台、音频平台及部分社交平台,从密码、时间、内容、功能、消费等各个维度对青少年进行保护。

  2020年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强调涉及公共利益的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的,检察机关有权提起公益诉讼。与此相对应,2021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人民检察院公益诉讼办案规则》规定了针对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民事公益诉讼程序。

  2021年8月6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一则公告引起关注。公告称,腾讯公司的微信产品中的“青少年模式”不符合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侵犯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涉及公共利益,请拟提起民事公益诉讼的机关和社会组织在公告发出30 日内将有关情况反馈到该检察院。随后腾讯微信团队作出回应。此后,微信多次升级了青少年模式。

  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新闻发布会,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厅长那艳芳在介绍下一步工作时表示,检察机关将通过行使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律监督职能,针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受到不良信息侵蚀甚至遭受侵害等问题,以典型个案作为突破口,推动专项治理。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岳屾山律师表示,在法律层面,平台必须对青少年防沉迷作出设计。“更重要的一点是家长要负起责任。”帮助未成年人克服网络诱惑,让防沉迷的制度和设计落实到位。

  父母要承担第一责任

  亲子关系影响青少年的健康成长。相关研究显示,家庭沟通的质量与青少年的行为和心理发展密切关联,父母不当的养育方式可能会带来青少年心理健康方面的诸多问题并影响网络沉迷状况。据了解,父母婚姻关系、父母养育方式、家庭沟通环境等都可能与青少年的网络沉迷和问题行为相关。

  疫情期间,一位爷爷主动向广州市大家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求助,反映其孙子小宇(化名)在疫情期间玩手机导致网瘾严重,并且不上网课,与家人关系紧张等问题。

  据了解,小宇是一名16岁的初三学生,假期休息期间每天抱着手机玩游戏。疫情开始后玩游戏的时间逐渐增长,并发展到不愿意上网课,跟家人产生冲突。家人采取多种措施都无效。

  社工了解情况后发现,小宇的家庭教育存在问题。年幼时,其父母工作忙碌无暇顾及他,小宇从小便由爷爷奶奶看护。后来父母瞒着他离异,对小宇打击很大。小宇与亲生母亲关系紧张,父亲只关注他学习,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上初中后,课程难度比较大,对手机游戏感兴趣的小宇便沉迷于游戏来逃避学习。

  社工介入后,帮助小宇打开心扉,修复家庭关系,重建社会网络。在重新获得父母的关注和陪伴后,小宇玩游戏的时间大幅减少,生活逐步步入正轨。

  广州仁泰医院副院长张治华曾向媒体介绍,该院设置有戒网瘾专科,每年都能接收上百位前来接受治疗的青少年。在他看来,为了避免“网瘾少年”出现,需要家庭、学校、游戏平台共同努力。其中家长是解决“病根”的关键。

  同时,家长自身对互联网也存在依赖心理,这使其很难为未成年子女的上网行为树立良好榜样。《研究报告》显示,24.7%的家长认为自己对互联网存在依赖心理。

  岳屾山表示,“家长不能把孩子的什么事都扔给学校,扔给社会,扔给国家。”预防青少年沉迷网络,父母要承担起第一责任。

责任编辑:宋静
 
加载更多新闻
热门排行
热 图